当前位置:eeshow.com母婴限薪令后,央企领导工资还有几百万?
限薪令后,央企领导工资还有几百万?
2022-08-02

我们知道,一般央企的工资待遇那可是差别很大的,就去年说的最高领导拿到600多万年薪,低层小科员6万元,这可是整整一百倍,不过不管我们怎么关注,也不知道后续发展,下面一起来看看,央企限薪令,领导还是那么高吗?

“限薪令”后,央企领导工资?

今天,一张央企上市公司总经理年薪排行榜单,引起关注。

该榜单从中石油股份、中石化股份等国资委监管的48家央企的上市公司年报中,梳理出了总经理、总裁薪酬,结果显示年薪差距颇大,收入最高者为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去年薪酬高达637.3万元;收入最低者为云南铜业总经理高贵超,去年年薪仅为6万元,有网友戏称“还不如一个送快递的”。

此前,建行、工行、交行等国有商业银行陆续发布年报,其中也透露了其高管的年薪。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去年1月1日,被称为“限薪令”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开始实施。也就是说,去年是“限薪令”“元年”。那么这个“限薪令”到底令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有多大变化呢?

习近平:对央企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

2014年8月18日,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这次会议会议审议了两个跟央企负责人收入有关的重要文件:《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

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管理企业,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在我们党执政和我国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经济基础中也是起支柱作用的,必须搞好。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取得积极成效,对促进企业改革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存在薪酬结构不尽合理、薪酬监管体制不够健全等问题。要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出发,适应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进程,逐步规范国有企业收入分配秩序,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

习近平强调: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是改作风的深化,也是反“四风”的深化,国有企业要做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表率。

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

要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除了国家规定的履职待遇和符合财务制度规定标准的业务支出外,国有企业负责人没有其他的“职务消费”,按照职务设置消费定额并量化到个人的做法必须坚决根除。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次会议被视为吹响了央企高管薪酬改革的号角。

同年8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自去年1月1日起实施,改革首批涉及72家央企的负责人,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等组织部门任命负责人的53家央企,以及其他、铁路等19家企业。

副部级央企高管“晒”工资:薪酬分三块 月基本工资7800元

对于《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曾解读说,改革后,央企负责人的薪酬由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两部分构成,还将增加“任期激励收入”的部分。

薪酬分配的公平性

他称:为体现薪酬分配的公平性,原则上确定相同的基本年薪。绩效年薪根据年度考核评价结果的不同,结合绩效年薪调节系数确定。增加任期激励收入的目的,是引导企业负责人更加重视企业长远发展,防止经营管理中的短期行为。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陆启洲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也表示:由中央任命的干部,薪酬分三部分:一个是基础薪酬,就是每个月可以拿到的月薪,为7800元;第二个是年薪,如果中央下达的各项指标都完成了,第二年会一次性发放前一年的年薪,也叫绩效工资;第三个是中长期激励,中央企业负责人一般三年一个任期,任期结束后,会对这三年进行考核,然后再一次性发放这部分薪酬。

陆启洲说,就个人而言,薪酬改革对他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原来他的基薪也不高,每个月12000至13000,这是按照本企业职工平均工资的两倍来定的。改革后,则按照全社会平均工资的两倍来定薪,所以比原来低了一点。但与此同时,中长期激励的比例加大了,所以总体算下来,影响不大。

他称,如果绩效、中长期激励都完成,他现在一年可以拿到50万元多一点(税前)。同时,各个企业的规模系数、难度系数都不一样,需要乘以这个系数,所以每一个企业都是不一样的。总的来说,与改革之前相比还是要低一点。他说,此前他最高年度曾经拿过80多万,最低年度也只拿到五十几万。

焦点:麦伯良为何两年拿了1211.8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48家央企上市公司总经理年薪榜单中,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的收入引起广泛关注。公开年报显示,历年来,麦伯良的收入都高居各大央企高管之首,其去年年薪高达637.3万元,前年为574.5万元,两年收入合计达1211.8万元。而在此前,其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的年薪实现了三级跳,分别为596.22万元、957万元、998万元。

有网友提出疑问,在“限薪令”之下,为何还会有央企负责人拿到数百万元的高薪呢?

薪酬问题专家、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长期参与工资改革政策的研究、制定,他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表示:从48家央企总经理收入榜单,以及国有商业银行年报显示的高管年薪中,可以部分显示出改革成效,不过,“限薪令”针对的是组织部门任命负责人的央企,也就是央企中的“中管干部”,不包括央企中的职业经理人。

据2014年年报数据,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总薪酬为113.9万元,行长易会满总薪酬108.9万元。2015年年报则显示,姜建清的总薪酬为54.68万元,易会满总薪酬为54.68万元。